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2018年8月27日 评论 3,043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生活不是诗

童年不是歌

清早出门,看见小区的女保安送女儿回四川上小学,小姑娘背着书包坐在台阶上哭,妈妈在一旁笑着安慰,笑着笑着也哭了。

我还记得小姑娘初来的那一天,讲一口动听的四川话,叽叽喳喳。可她的快乐注定短暂,因为她不过是一只小小小小的候鸟,从哪里来,还要回哪里去

 

那些微不足道的的小别离

八月末,这样的小别离,每天都在发生着,像城市里的一粒尘埃,微不足道。

前几天,同事坐高铁去北京旅游,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——画面里,一个农民工模样的妈妈和七八岁的儿子在站台依依惜别,我看见孩子身后的红蓝编织袋,正是流浪迁徙的颜色。朋友感慨:“同一个车厢,不同的旅程,我带孩子去看天安门,她送孩子回大别山。”

也许,一个母亲最懂另一个母亲的痛。

但是,小候鸟生来就是世界上最渺小的符号,没有镜头关注他们,这个世界忙着关注一些更大的事情,比如中美贸易鹿死谁手和人民币汇率何日破七……他们唯有年复一年,继续归去来,继续伤离别。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 

他们不是这个城市的金丝雀

可是,不是每个小候鸟都能去听海风看海鸥,他们中的大多数,与其说是来度假,不如说是来团聚。

因为父母的条件有限,他们千里奔波,往往只能在鸟笼一样逼仄的出租房里,安安静静地当一只小候鸟。

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故事——东莞有一对兄妹从家乡来过暑假,因为父母在一个小区做保洁,知道小区有个游泳班,也想学,但要交八百块钱学费。妹妹对妈妈说:“让哥哥学吧,学会了再教我。”哥哥对妈妈说:“让妹妹学吧,我在旁边偷师就行了。”

看完泪奔,懂事的孩子最惹人怜!小候鸟也知道,他们不是这个城市的金丝雀。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 

搬来搬去,哪里都不是我的家

今年春节,我去鼓浪屿玩,顺便看望在厦门过年的堂妹,她的儿子阳阳也是个小候鸟,刚好在厦门过寒假。我问阳阳都去哪里玩了,堂妹一脸歉疚地告诉我,她们夫妻俩都在超市上班,一个做收银员一个做仓管,每天早出晚归,可儿子从来不吵着去玩,还帮他们淘米做饭。

阳阳有个日记本,饭后,他主动把厦门之行的感想读给我听:“我在厦门帮爸爸妈妈搬了两次家,暑假从岛内搬到岛外,寒假又从岛外搬到岛内,爸爸妈妈说,哪里都不是我们的家,我们的家在宜春……”

可是,在小候鸟的心里,有父母的异乡,才是家;没有父母的家,都是异乡。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 

守,是童年最苦的瓜藤

留守,是童年最苦的瓜藤,而生活往往比想象的更苦涩。有的孩子,在本该听童话的年龄,却要读纪实。

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:云南有一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姐弟,父母都在广州打工,整整三年未曾返乡,放暑假了,姐弟俩便约定一起上山采蘑菇,攒够买火车票的钱就去广州看他们。可是,眼看暑假快过完了,车票钱还是没有攒够。姐姐对记者说:“弟弟很伤心,我就安慰他,等到寒假我们就能攒够去广州的路费了。”

我们总是不懂为什么——有些人为了抵达浪漫,可以坐着飞机朝发夕至,还有些人,只想见到父母,却只差一张小小的火车票。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 

我拼命奋斗就是为了回家当妈

这世间,一些人追逐诗和远方,另一些人羡慕家和归途。

我认识一个离异的年轻妈妈,在深圳做汽车销售已八年多,她对我说:“儿子每年寒暑假都来深圳与我团聚,每次站台送别对我来说都是一次历劫。最揪心的是,孩子总是忍住不哭,等火车开了,他就发信息说想念我。”

有一年元旦,她把QQ的个性签名改了——新年加油!我拼命奋斗,就是为了早点回家,好好当妈!我看了很感动,哪个父母的奔波劳碌,不是为了回到出发的地方和家人团聚呢?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 

生活不是诗,童年不是歌。我想问问——暑假,那些没能与父母相见的孩子,思念疼吗?

从来只闻喜鹊笑,有谁听见候鸟哭?

(文章转载自《萍语文》,图片来源于网络,BH8SEL编辑整理。)

匿名

发表评论

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